用户注册  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  验证码,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 



 
本 类 热 点
  【追忆】沧海月珠翠有泪,蓝田...
  【追忆】琐忆陈增吉老师 [宁...
  【追忆】怀念鄢雨民老师 [黄...
  【追忆】鄢雨民先生追求光明与...
  【简历】知名老师——陈增吉(...
  【动态】2005.4.17 ...
  
  
  
  
【追忆】鄢雨民先生追求光明与进步的执着一生 [康超]

双击滚屏 【 字体: 】 文章源:《西和文史资料(第二辑)》 时刻:2012-3-14 点击次数:2195

 
鄢雨民先生追求光明与进步的执着一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康 超

  雨民先生原名鄢润,笔名烟波、陇衡。1923年12月8日出生于人称“上有丹堡,下有碧口”、翘楚地灵、英才荟萃的文县丹堡乡尹家坝。幼年丧父。他从小奔走干外祖父家,因而他的成长与教养深受前清进士、民主人士外祖父程程晋三先生和两位舅父先烈程海寰、程景瀛的影响与熏陶。

  雨民先生出身于书香门第。爷爷曾是反抗清朝苛税的文县“打厘金”的小头目。他天资聪颖,自幼好学,少承家训,博览苦读。年幼时,外祖父给儿女们教诵《千家诗》,他“傍听”了不少。据他后来讲,当时虽然囫囵吞枣,但长大后得益匪浅。在他的做人与学问方面,教诲最大的当数外祖父与两个舅父。外祖父程晋三是清末进士,学识渊博,能诗善文,教导有方,是一位道德先生,长期在兰州讲学,翻身后为省政协委员。先生自幼聆听获教,见习于大方。大舅父程海寰 (1908—1949)先烈,是文县新民主革命的英勇先驱,甘肃省民盟组织开山之一,卓越诗人。二舅父程景瀛亦为民盟盟员,革命先烈。先生把两位舅父作为楷模。他们“敢向人世论是非”的寻求索理的坚定信念,“不先入地狱,岂是奇男子”的英勇献身精神,“遥看天水相连处,巨日如轮照海红”的制胜信心,无时无刻地鼓舞和激励着先生。尤其1946年程海寰与他促膝长谈,谆谆以儆效尤他走革命之路,堂堂正正做人,并亲自介绍他加入民盟。二位先烈丹血化碧,先生很早便萌生了继承先烈遗志,走革命之道的决心。先生1940年文县小学毕业后,于1941年考入武都初级师范求学,尚未毕业又于1943年秋转人四川梓潼中师。1946年毕业后,他胸怀拳拳报国之心,叶落归根上课于文县初中。血气方刚的他,思想行动十分活跃。时年风华正茂、书买卖气的11名文县要好的朋友,在当时北师范大学读书的学生杨怀仁 (先烈,1949年8月被害干兰州)的相约下,在白衣坝关帝楼结拜弟兄,并发誓“齐心协力,结为弟兄。当今外患方熄,内战正炽,力求三民主义之兑现!”。不幸的是,这活动在1959年被误定为中统特务外围组织。这时候的先生已阅《大众哲学》,初步接触到了马列主义。1947年5月,他被聘为县办《文报》的撰稿人,先后写了《夜》《飞鸿》《缄默》等杂文。然而,当时时事维艰,人心浮动,深山僻壤,消息闭塞。先生既憧憬着外面的世界,又渴望着连续深造。遂于1947年夏与王文治先生等离乡背井,辗转东北,考人国立吉林长白师院 (王文治考入东北大学)。人学未及一年,翻身战争激烈进行,该校奉命南迁至北平,再迁至上海、武汉、南岳,最后迁到广州。1949年春天,在该校着手迁往台湾之际,先生不待毕业,憾然离校还乡,任教于丹堡小学。一个外出的学子归来,势必要将外面的清新气息带给偏僻闭塞的家乡。先生油印毛泽东《新民主义论》等著作的章节四处传接,并给大家教唱《团结就是力量》等歌曲。于是,唤起当时文县国民党政府的特别注意,认为是共党分子,被阴险毒辣的反动县长“李麻子” (李秉章)列人捕杀黑名单。这可怕消息被当时任县参议的岳父张海观(张海观先生翻身后是文县民主人士)得知后,把先生叫去责备说: “你几个跳蚤还想把被子撑起 ! ……安份点。”他回答说: “撑不起也咬他个不得安宁!”。由于岳父的干预,鄢先生的一场灾难才避免发生。

  1949年12月11日,文县和平翻身。文县山河沐浴着新时代的曙光,雨民先生也获得了新生。经中共文县尚德区委书记秦义学的介绍,他参加了革命工作。先在丹堡赞助进行基层民主政权建设,后来分配到文县初中任教。人生的道路是漫长的,但最关紧要的只有几步。倘若没有秦义学这伯乐的引荐,倘若他没有参加革命,先生的历史也许不会这样来叙述。1950年被提拔为文县中学副校长。1951年3月,调任西和中学代理副校长。从此开始了在西和的教育生涯,西和成了他人生的第二故乡,牵系着他大半生的浮沉起落,荣辱悲欢。当时校的校长先后由县长张如陵、龙一飞等兼任,校工作实际由他主持。这里翻身不久,如何办好社会主义的校及人民的教育,尚无现成的经验可取,也无多少条文参照。但鄢先生有较广的学识、经历,思想上、工作上承受得住这一重任。先生到校伊始,便以高度热情投身新兴社会的人民教育及行政工作,表现得高度自信和自谦。他上靠组织,下靠群众,热情飘溢,竭尽全力地办学。概括起来大概有以下几个方面的长处:率先,先生有密切联系群众、尊重知识份子的民主作风。1956年工钱改革,他主动讲: “张梦骥老师教学水平高,工钱得以比自己高。”;其次,是他以德才兼备要求学生,文、体、美全面施教。在大抓课堂教学、知识传授的同时,积极开展丰富多彩的文艺体育活动和劳动等社会实践活动。师生协同排练《白毛女》、《鱼复山》、《新局长到来之前》等戏剧和歌舞,在校内外隆重演出,还经常举办书画展览。校的教学品质很高,享誉天水、武都等地。到天水、成县参加升学考试的学生,每每名列前茅;再次,就是先生非常爱护学生、关心学生、资助学生和宽容学生。对家庭贫艰难以上学和有病的学生,他多方筹资甚至解囊相助。象57级甘克弟等多名同学都由于他的关心相继完成了初中学业,成为有用之材。对犯错误的学生,他坚持耐心说服教育,做好思想工作,决甭单一的处分治人和写入风操评语卡人。同时,先生还积极组织师生开展各种惠及的社会活动,联系社会家庭、兄弟校全方位育人。在“五·一”、“七·一”、国庆、元旦,总有丰富多彩的庆祝活动与联欢。春游旅行,见闻山水风物,慰问军属、先烈之家,与兄弟校交流互访,真是不一而足。先生虽身居领导,但不下讲坛,坚持带历史课。难能可贵的是,正值翻身之初,先生却能团结全体老师,创一时乐教善学、团结向上之良好校风,实属不易。难怪现在后顾起那段学习生活,同学们无不留恋赞叹,对先生的崇高仪态无不怀念钦佩。先生谦逊好学,于1952年2月赴西北民大政教部又学习一年。
 
  历史往往出人意料。1957年,随着“反右”斗争的深人进展,这老模范、老先进工笔者也有了问题,进而揭发批斗。看了《时报》的一些文章,说“何香凝的意见诚恳”,“程潜的意见诚恳”,便是他主要右派言论之一。随着阶级斗争的弦越扣越紧,先生的“问题”越交待越有问题,历史越查越不清白,1957年遂被划为“右派分子”,1959年又定为“反动独立团骨干”、“历史反革命”,撤销代副校长职务,工钱由中教6级 (99元)降为30元,开除留用。此后,他一次又一次地上访,一次又一次地申诉,丝毫无用。面对他的却是逐出县中,送马元小学监督改造。在县医院做护士的妻子张宜贞,也受株连于1961年遣送回家。当时五个孩子尚小,一家七口全靠30元工钱过活。东西卖光了,债借不出来了,罪受尽了。真是艰苦备尝,大儿子招了婿,妻子哭瞎了眼。更不幸的是,为奔波生计,妻子张宜贞于1972年溺死干丹堡河中。先生因政治上的冤枉重压,生活上的窘迫折磨,致使产生一种“头疼”病。头疯乍来,如五雷轰顶,剧痛时的他还不停地念叨: “我不能死,只要不是反革命,我死才力瞑目”。先生家庭成分本为小土地经营,“文革”期间,1969年补定为“漏划地主”。先生惊叹非但自己毕生完了,连子女也无望了。在漫长的16年里,他从未停止过申诉,组织上曾6次复查,都维持原结论。这铁案到底能否变更 ? 山不转水转,经由第七次复查,才撤销划为“反动独立团骨干”的决定,改定工钱中教八级 (61元)。近二旬的冤狱第一次平反,先生喜出望外,如获新生,深感党的实事求是,政治路线的英明。1976年粉碎“四人帮”,庆父以除,国现宁口。1984年11月,中共西和县委对强加在鄢先生头上的不实之辞彻底平反昭雪,恢复名誉,顿解心头之患,一洗苍生之忧。他高兴地写道: “我的历史问题,经由组织反复查证,现在终究弄清楚了。我没有任何意见,我感谢党的关心,我愿在有生之年,为公国的四化建设竭尽全力,永远跟着共产党走 ! ”这时候的他已经61岁了。虽然党的英明偂雪了他所有的罪恶,归还了清白,阴云却吞噬了他二旬美好的年华。
 
  历史是前进的,历史是批判的,同时历史是无情的。虽然先生耆,令他欣慰的是,他的学生遍布全县,在各行各业为社会效力,有的在省地县承担要职。1981年西和县城关中学建立,先生调任教导副主任。回到30年前的校,抚今追昔,无限感慨。他戒了吸食了二十多年的老早烟,身体力行,又开始了他恢复师道尊严,振兴教育的兴国梦。《太史公自序》有言:“昔西伯拘姜里,演《周易》;孟子厄陈蔡,作《春秋》;屈原放逐,著《离骚》;左丘失明,厥有《国语》;孙子膑脚,而论《兵法》;不韦迁蜀,世传《吕览》;韩非囚秦,《说难》《孤愤》;《诗》三百篇,大抵圣发愤之所为作也。”。先生头发斑白了,身子骨却硬朗着,逆境好象给他补了钙质。“肠一日而九回”的艰苦岁月过去了,“作一日为九载”的争取光明的拼搏又开始了。试看先生老年的诗词作品,充塞着激情,充塞着爱心,显现着活力,显现着神韵,黄钟大吕,炉火纯青,岂无缘由乎 !

  1982年12月,西和县八届人大会召开,先生当选为专职委员。1983年3月,又当选为省六届人民代表,以老知识分子、民主党人的身份,履行着人民代表和委员的神圣权利与职能,真实地反映社情民意,甘做党的可信赖到绾友。1984年l月,政协西和县委员会成立,先生又光荣地当选为第一届和第二届副主席。先生以自己广泛的影响,崇高的威信,团结各界人士积极履行“多党合作、政治协商、民主监督、参政议政”的职能,为我县的主导任务和长远目标的实现而努力。他清贫自守,淡泊处世,过谦平易,联系群众,两袖清风,廉洁奉公,树立一代尊师的榜样仪态。先生非常重视党风廉政建设和统一战线政策的落实。经常说:“党风关存亡,民心系安危”。“统一战线是ag捕鱼王安身立命之本”。

  前面我已提到,先生早在1946年6月的血雨腥风时期,就由程海寰介绍机密入盟。但由于人事沧桑,终究未被确认。1982年他又重新报名入盟,可见对民盟的情笃与执着。当时他已是县级干部,政协领导,但支部开会,他每次必到,以一位普通盟员的姿态出言议事,毫无官腔官架。吸收盟员,他极为注重人品,他十分重视民盟的自身建设和形象,谆谆以儆效尤盟员要做好社会工作。旧闻立言,废止空谈。强调党盟亲密合作,肝胆相照,同舟共济。

  先生随行人员开弓,既是陇南颇有影响的书法家,又是诗人,并且深通医学。对他的书法,闻名书法家黎泉评说:“颇有书卷气”。原县文联主席宁世忠先生说:“雨民老师的书法,在古人的书帖中难寻其端倪,在近人的墨迹中,难察蛛丝马迹。天马行空,独来独往……提起笔时,似乎从不心仪羲献,寻追钟张,而是抒发自己的情、自己的志”。原政协县副主席黄英先生也说: “先生的书法自出心裁,不墨守师承,适情人性,率意走笔,如枯藤漏痕,以势取胜,时显天趣”。这些论述都很精当。我这里要说的是,先生似乎从不为书法而书法,也从不只为名人大款而弄笔。粗墨汁,油光纸,寻常人,他也泼墨走笔,尽兴挥写。因而先生的书法普及于城乡僻壤,农家小户,取肯市农工商,村妇野老,并且有求必应,从不待价而沽。先生写了一辈子字,好象远未满足西和老百姓的需求,直到他不幸逝世,“帐似乎尚未还清,许多许多的人还在惋惜没有得到他写的字。先生的书法竞然给西和人民带来如此美好的消受与乐趣,如此皆大欢喜,客主同乐,情艺交融,实属西和古今少有。”人们对先生的书法如此爱慕,识者对先生的书法如此高评,但先生却毫不知足,常常操着隆重的文县口音手指比划着说: “老家一位青年指出我这一笔的疾患,我硬是改不过来,还是后生可畏啊 ! ”由于民盟西和支部、县文联、书画院的赞助,县委、政府,人大、政协及各界朋友的关心,继1990年他个人书展的举办,1997年《郡雨民书法集》又出版,先生把它视为人生一大盛事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他的书法影响如此之大,但先生从不以名家自居,排斥异己,藐视他人,而是相偕同龄,书酒并欢,提携后生,相书为友,协同为西和的书法艺术的发展而努力。先生的诗恰如宁世忠先生所言: “五味人生,甘苦备尝,每有兴会,寄之以诗。其诗感情飘溢,英气万端,不为声律所拘,自鸣天籁。”有人说: “中国文明的根本机密正在乎中国诗学之中。”先生的诗也蕴藏着他人生的智与追求,显明的爱与僧。其诗真情袒露,肺腑强音,妙趣天成,大吕唐风,从不无病呻吟,苦究雕琢。先生一生究写了多少诗文,尚待觅集。仅见于《仇池诗草》、《仇池诗草续编》和《鄂雨民书法集》等书的诗就有近百首,据估计大约有300首随行人员。

  先生的生活十分简朴。遭难时的艰苦酸辛更不待言,就是平反昭雪,躬逢盛世,也因早年丧偶,续弦不成,垂暮独居,零丁孤苦。虽儿女满堂,皆因公务纷繁,难尽孝心。先生未免有时僵卧孤床,寒热无济,旷日长庭,茶饭末及。但先生安贫乐道,随遇而安,超然开朗,乐度天伦。1997年9月16日这一天,正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“八月十五”,先生午饭以毕,稍事活动,略感不适,上床休憩,下午4时,猝然长逝。涅槃于自然之子的纯贞与永恒。真是防不胜防,医未及医,速逝如归,无痛瞑目。噩耗传来,城乡震惊,社会各界以各种式前来悼念达数千人之多。先生的一生歌泣喜怒哀乐,戏剧曲折,是非功过,天道昭然。

  先生与我,情深意重。少蒙鸿教,壮迪入盟。同事一校,共熬红烛。仇池诗社,切磋互吟。今人虽逝,恩德铭心。现将我对他的悼词《八声甘州》抄下,以表我对先生的永久怀念之情。

  念先生猝猝别尘寰,玉蟾骤光寒。逗兰亭禊友,频弹老泪,诗字难安。霜重第一声古道,哽咽汉江澜,桃李悲风冷,枫叶流丹。
  星火当年明志,激浊传虎胆,史志留言。杏坛燃红烛,翰宛作鸿篇。受奇冤,身家劫难,大运兴,孤寂度残年。今人逝,丰碑何树?景行高山。
 

  附:《文县文史资料》(第一辑6页)“民国34年(1945年)本县人程海寰饱学有为,组织‘社会前进同盟’以反蒋为大旨,奔走多年,多屐艰险……发展有李仲文、刘万协、郡雨民、张秋瀑……”。
  《文县党史资料》(321页)“9月(1948年),程海寰在天水组织了‘西北前进同盟策动委员会’,委员有汪剑平,严子夏,王友仁等,在文县发展的成员有:罗全碧,杨怀仁,鄢雨民,王文治……。”
 
 
【笔者简介】

  康超 男,甘肃省西和县人,1939年生,大长文明,原西和县老师进修校副校长,民盟西和县支部主委名誉主委,现为县政协常委,甘肃省诗词协会会员。曾任教于西和一中。
 
(原载《西和文史资料(第二辑)》)

 

          

  笔者:康超  
审核:xhyz.edu
 
打套印本页 | 关闭窗口   
 
 
环亚玩耍ag8806版权所有
地址:西和县汉源镇  邮编:742100  电话:0939-6627907 邮箱:xiheyizhong@126.com
网站维护:西和一中教育技术主导  电话:0939—6627904  邮箱:xhwxy@126.com
甘公网安备 62122502000002号
技术支持:
西和在线网络